我有一个游戏,能让时间变慢

时间:2016-09-21 点击:250 发布:杨雪岭

时间都去哪儿了

还没好好感受年轻就老了

生儿养女一辈子

满脑子都是孩子哭了笑了

时间都去哪儿了

还没好好看看你眼睛就花了

柴米油盐半辈子

转眼就只剩下满脸的皱纹了

王铮亮的一首《时间都去哪儿了》唱到无数人哽咽。这首歌似乎抒发了所有人心中的感慨:

时间,都去哪儿了?

1

母亲不止一次说时间过得太快。

还是你小时候可爱,她说,肉嘟嘟的满地爬,怎么一转眼就长这么大了。

父亲也这么说,他说三十岁到五十岁,回过头来看,就像一场梦一样。

而我,四个春节没在家过,每年回来,全家福上的脸庞都会减少。

时间都去哪儿了?我问。

我寻求着答案,因为它把我也一起带走了。

2

时间啊,真的过得太快,像被刮跑的风筝,拉也拉不住。

那些幸福快乐的瞬间,总是稍纵即逝,留得记忆里一遍遍回望。

感慨的人里,多半是大人、成家立业的人、有孩子的人、当然还有老人。

去世前,我的祖父总说年轻时候的事。

而退休后的三十年,在他看来只是弹指一挥间。

孩子们从不抱怨太快长大。抱怨是父母的,孩子们只想快点长大。

所以对于孩子,时间或许真的宽容些。

是吗?

3

时间是个漩涡,

流向生命尽头的途中,它不断加速

时间随年纪变快这一点,几乎人人都感受过。

若是还没有,不要紧,迟早会来的。

有个“比例理论”(Proportionality Theory),直观地将其描述了。

当你八岁时,一年在感觉上就相当于人生的八分之一;四十岁时,便锐减到四十分之一。

不过,直观归直观,理论本身也免不了取巧和偷懒。

实际上,心理学上有个叫“情境变化模型”(Contextual Change Model)的东西,能更好地解释这个现象:

关于一件事,存储的记忆越多,人就越觉得做这件事花的时间长。

这儿有个小实验,大家可以给朋友展示一下,看有没有效果。

A ——————

B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步骤很简单:AB两条线段,一长一短,在纸上画的时候,你只需要保证用时一致,比如都用三秒画完。

然后,你就可以问问朋友:你觉得我画哪条线段用的时间长些?

当初我做实验的时候,几乎所有同学都觉得画B线段用时更长。

为什么呢?

因为人脑倾向于认为,“内容”越多,“时间”越长。

4

小时候,生活是充满未知的。孩子像张白纸,任由世界在上面涂涂写写,每天都是新鲜不同的内容。

年龄越大,纸越满,新鲜的东西越来越少。

我们三点一线,朝九晚五,今天是昨天的翻版,明天是今天的重复。

那双曾经对世界敞开的探索的眼睛,慢慢变得半闭不睁。

不就那么回事嘛,我们说。

结果,生活装在记忆里的“内容”少了,哪天蓦然回首,便觉得“时间”快了。

所以呀,归根结底,不是时间快了。是我们的“线段”短了。

5

时间是根弹簧,

压缩还是拉伸,你说了不算

宏观来看,从生到死,时间确然在加速。

新鲜记忆减少,大脑对熟悉事务处理速度变快,都造成了“加速”的错觉。

除此之外,对时间的感知,还存在许多微观层面的魔法现象,也许你曾经经历过。

先举几个例子:

1. 等待面试无比漫长。

试想一下,面试前的你,紧张焦虑,坐立不安,一遍遍看时间,确认有没有叫到自己的名字。你深呼吸,心里默念准备好的台词。腋下的汗水浸湿了衬衫,让你暗暗抱怨。

2. 失眠时度分如年。

失眠的时候呢?你辗转反侧,烦躁不已,不时侧身看闹钟,埋怨第二天要早起,为什么自己还无法入睡。

3. 遭遇车祸,或是巨大恐惧来袭时,时间仿佛被定格。

怎么解释呢?

这三点的共通之处,是有很高的情绪唤起,也就是你能明显感觉到自己的情绪。

恐惧的瞬间更不用说了,那可能是性命攸关的时刻。

所有这些,都会激起脑中情绪中枢杏仁核的强烈反应。反过来,高涨的情绪会让大脑变得敏锐,处理更多外界信息,收集更多“内容”。

回到前文所说,当“内容”变多时,感知上的“时间”便被拉长了。

再来看三个例子:

4. 度假旅行一晃而过,可回来一想,又觉得出去了很久。

有个专门的词形容,叫“假期悖论” (Holiday Paradox)。之所以称为悖论,是因为人在“经历时”(Experiencing)和“事后回忆”(Reminiscing)之间存在偏差。

假期的时光总是过得飞快。但回头来看,假期里满是日常中没有的新鲜经历。比如,日常中每天只有两件新鲜事,而假期中每天有六件。

于是,我们便会觉得假期包含更多“内容”,时间的感知也就被相应延展。

5. 专注一件事,时间便如白驹过隙。

人专注的时候,往往对外界信息的获取是打折扣的。

试想,当你沉浸在阅读中时,往往注意不到周遭发生的事。也就是说,专注期间,大脑获取的“内容”相对较少,所以时间便如轻舟过山,眨眼即逝。

6. 回程总比去程快。

相比回程,去程中有更多的新鲜事物。当大脑熟悉了途中的景物,一是信息处理变快,二是新鲜“内容”变少,那么时间的感知自然而然就被削减了。

通常,我们对时间的感知是大脑预先设定好的,不受主观控制。

所以,时间的压缩与拉伸,真的不由我们说了算吗?

6

时间与“时间”

不可度量之永恒 vs. 认知游戏

如果我说,能将时间变慢,你信吗?

时间,当然不是纪伯伦笔下永恒的时间。

那是超脱的,无限的,甚至,是不存在的。

我所说的“变慢”,是和你的大脑做个认知游戏:喂给它更多“内容”,让它把“时间”拉长。

具体来说,就是——

多去体验,多去发掘生活中的新鲜,跳出既定的生活框架。

如果倦了,就去旅行;如果三点一线,就在陌生的角落多留下足迹。

将你那半闭的探索的双眼重新睁开,好好看看这世界。

像个孩子一样。

7

最后,把一首纪伯伦的诗送给大家。

你想度量那无限而不可测量的时间。

你想按时序与季节调整你的作息,

甚至引导你的灵魂。

你想把时间看成一道溪流,

自己坐在岸边目送它的逝去。

然而你心中的永恒已意识到生命的无穷:

知道昨日不过是今天的回忆,

而明日又不过是今天的梦想。

因此,那在你体内歌唱和沉思的它,

依然处于将星星散布于天际时的,那最初的一瞬间。

……

如果你认为以季节来衡量划分时间是必要的,

那就让每个季节都包含其他季节,

让今天用记忆拥抱着过去,

用希望拥抱着未来。

引自《先知·时间篇》

评论列表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