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影中的变态心理学(一)

时间:2009-12-16 点击:3010 发布:研究生实习

电影为了要求戏剧张力,经常会把角色逼到极限的情境,当然,有时会把人给逼疯,或者,很多电影根本就是把精神病当做主角的。可是,电影是电影,夸张的描述、演技、剧情,也常常模糊了医学上严格的精神病的定义(像以前一定有人认为是同志电影是病态电影)。

基本上,电影这个梦工厂本来就是带有神经质的,不够科学的,于是,你可以看到电影里各式各样的疑似精神病:有惊悚片里常出现的变态杀手、也有喜剧片里的引人逗笑白痴样、更有恐怖片里的幽灵附身、或爱情文艺片里的梦幻行径、真人实事的神经症状等各式各样的精神病,如果你感兴趣,不妨随我们进入现实生活以外的疯狂世界。

1、《飞越杜鹃窝》---假精神病

1975年由米洛斯福尔曼导演的作品,杰克尼克尔森主演。米洛斯福尔曼经常拍这样人格不是很正常,和社会道德背道而驰的电影,最近的例子是金凯瑞化成70年代谐星安迪考夫曼的《月亮上的男人》,之前讲情色、酗酒、吸毒的《情色风1997》也是很神经的电影。

《飞越杜鹃窝》是小说改编,一名充满叛逆性的中年囚犯假装精神异常,而被送往州立精神病院。由于他领导院中病患反抗医院的高压制度,后来真的被院中医生将他电击成痴呆者。

本片可以说是反应当时嬉皮文化,反政府体制之时代思潮的作品,米洛斯福尔曼那时的手法比较温和保守,不过题材仍然是高度批判性的严肃主题,达到雅俗共赏之效。另外,全片也是在美国州立医院实地拍摄,部分精神病人也是由真正病患演出。杰克可尼尔森还以本片荣获最佳男主角,另外还有最佳影片、导演、编剧等。

2、《一个头两个大》---S/M

这部片的导演不是别人,就是以题材疯狂著称的法利兄弟,从他们的成名作《阿呆与到形容色男狂哈的《我为玛丽狂》,再到这部金凯瑞一个身体两人用的《一个头两个大》,就可看出他们惊人的起笑能力。

凯金瑞在这部片里当然是人格分裂症无疑,但是它的症状、解决方式、以及起因完全被卡通化处理,而且还是成人的卡通,看看里面有多少夸张的S/M(虐待)的镜头,就知道了。

(以金凯瑞的眼光视之)

(受虐)妻子跟一个黑人兼侏儒跑了,还生下四个小黑人给他抚养

(受虐)别的警察被鸡头捅屁眼

(受虐)被女生踢下山坡,连滚带爬

(受虐)被邻居赶走他的报纸,叫他再买一份,狗狗还在他草坪大便

(施虐)大声广播某女的阴道长霉菌

(施虐)直接开进店里面停车

(施虐)把小女生按下水里咕噜

(施虐)把白子叫做小白!来,乖!

自虐的部分也少不掉,金凯瑞会被无缘无故冒出来的东西搞得半死,很好笑。因为故事设定金凯瑞的角色是一个人格分裂者,一个极端暴力,一个超级温和。这也使得演出层次复杂很多,自虐的玩法更多。除了开车开到一半,竟然会自己打自己,打到跌出去,还会自己跑回来,更多了自己和自己抢女友、自己骗了自己的女友上床,最好笑的是自己捅了自己的屁眼。

后续

评论列表
第 1 楼 hayashi [2010-1-25 21:18:10]
.....不同于一般意义上的影评.不与评论.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