研究热点
更多信息
[已阅读447次]
【新纪录】2015年FDA批准新药汇总、格局分析及市场前景

【新纪录】2015年FDA批准新药汇总、格局分析及市场前景

 

        医药市场的繁荣需要强有力的研发支撑,这是内在动力。纵观全球研发强度前10位的公司,研发投入占比均在10%以上,研发投入的转化成果便是源源不断的新药问世。

  2015年,FDA共批准了45个新药,包括33个新分子实体(NME)和12个生物制品许可申请(BLA),这一数字高于2014年的41个和2013年的27个,创下近十年来新药批准数量的新高。

  其中,肿瘤治疗领域有14个药物获得批准,由此成为获批药物最多的治疗领域。诺华2015年共获批4个药物,成为收获最多的制药企业。获批新药数量庞大对制药企业来说是个好兆头,其中也包括那些发明和研制多种药物的小型生物技术公司。 

  根据FDA官网信息,2015财年FDA的新分子实体(NME)首轮获批率保持历史性高位。新药申请(NDA)和生物制品许可申请(BLA)的整体首次行动获批率为95%,优先审评NDA/BLA申请的首次行动获批率为93%,标准NDA/BLA的首次行动获批率为100%。在完成处方药生产商付费法案(PDUFA)规定的目标方面,2015年FDA继续完成或超越该法案规定的几乎所有申请审评目标。FDA新药办公室在编人员在维持小幅增长,确保审评工作的正常开展,在2013财年初为916位全职雇员,2016财年初增加到1014位,但仍低于目前授权限额1067位全职雇员。 

勾画新药研发新版图

2015年FDA批准的抗肿瘤、心血管、抗感染三大类新药分别有14个、6个和2个。

      新药的突破点源自寻找高度未满足需求的领域。抗肿瘤、抗感染、心血管是近年来的热点领域。2015年FDA批准的新药中,有14个抗肿瘤药和6个心血管药,都是大类药物。

  抗肿瘤药,尤其是抗肿瘤的罕见病用药被业界追逐,预计到2020年,肿瘤药物将增长到1531亿美元,复合增长率达到11.6%。2015年FDA批准的多个抗肿瘤药物均用于孤儿病适应症,全球至少有40%~45%的投入到抗肿瘤药物研发上。

  心血管系统重磅新药将强势回归。2015年批准的心血管系统药物共有6个,包括诺华的Entresto、安进Repatha、赛诺菲的Praluent、Actelion公司的Uptravi。其中,预计Entresto明年的销售额不是很高,仅为8.4亿美元,但2020年销售额将达到47.59亿美元,增速较快。这预示着在后他汀时代沉寂的心血管新药研发已经复苏。

  大公司正逐渐回归抗菌药研发。2015年共有2个抗感染药物获批,分别是安斯泰来的Cresemba和阿特维斯子公司Cerexa的Avycaz。由于耐药性的发生,抗菌药面临无药可用的尴尬境地。抗菌药物的世界抗菌新药研发周期10~12年,费用>10亿美元,而耐药菌产生周期仅需2年。鉴于抗菌药研发的重要性与紧迫性,美国现行抗生素激励(GAIN)条款作为FDA安全与创新法案的一部分被写入法律,那些获得合格传染病产品(QIDP)认证,用于治疗严重或危及生命感染的药物,在专利期外还享有额外5年的市场独占权。美国传染病协会(IDSA)已和数十家机构合作,目标是在2020年能开发出10个新的抗生素药物。

获批的突破性药物

2015年通过突破性疗法通道审评的药物有8个,占年度获批新药总量的18.2%。

  突破性疗法通道是2012年9月FDA首创的一种新药审评方式,2013年首次使用该审评方式加快药物审批。

  与快速通道一样,突破性疗法通道也是为了加速严重或致死性疾病药物的研发与审批,而二者的不同点在于取得认定所需要提供的证据。突破性疗法通道的认定需满足两个条件:药物适应症是严重或致死性疾病,以及有证据显示目标药物在某一重要临床终点上明显优于现有药物。突破性疗法通道的认定比快速通道更加严格,享有快速通道的所有优势,能得到FDA更加密切的指导。以下是2015年获得FDA批准的8个突破性药物。

Ibrance(palbociclib)

  2月,辉瑞的突破性乳腺癌药物Ibrance获得FDA的加速批准,用作乳腺癌的一线治疗。Ibrance是首个细胞周期蛋白依赖性激酶4/6(CDK4/6)抑制剂。现在IBRANCE可与来曲唑联合应用作为治疗ER阳性/HER2阴性绝经后转移性乳腺癌的一线治疗。

  此前,全球医药行业调研机构GlobalData发布报告指出,辉瑞CDK4/6抑制剂Ibrance将主导HR+乳腺癌市场,其2023年的销售额将达到18.5亿美元,而阿斯利康的PARP抑制剂Lynparza将主导三阴乳腺癌(TNBC)市场。

2
Orkambi(lumacaftor+ivacaftor)

  7月,Vertex制药的Orkambi获FDA批准,用于12岁及以上CFTR基因存在双拷贝F508del突变的囊性纤维化(CF)患者。FDA已授予Orkambi孤儿药及突破性药物资格,并通过优先审查程序审批。

  Vertex制药正在转型,该公司在去年9月宣布退出丙肝市场,专注于CF。此次Orkambi成功拿到FDA批文,对Vertex而言至关重要。Vertex将Orkambi的市场定价在25.9万美元/人/年。由于Orkambi的目标群体是CF群体中最为庞大的双拷贝F508del群体,因此该药的商业前景不可限量。据EvaluatePharma预测,该药2020年销售额将达32亿美元,成为2015年获批药物的最畅销药。

3
Strensiq(asfotase alfa)

  10月23日,FDA批准Alexion制药的Strensiq作为首款获得批准的用于围产期、婴儿及幼儿期发作的低磷酸酯酶症(HPP)的治疗药物。Strensiq获得突破性治疗药物资格,因为它是首款也是唯一用于围产期、婴儿及幼儿期发作的HPP治疗药物。

  突破性治疗药物项目鼓励FDA与申请者合作,通过及时建议与互动沟通,帮助快速推进用于严重或危及生命疾病重要新药的开发与审评。除了突破性治疗药物资格,FDA还授予Strensiq孤儿药资格,因为这款药物在美国治疗患者人数不超过20万的疾病。预计Strensiq销售峰值为5亿美元左右。

4
Tagrisso(osimertinib)

  11月13日,阿斯利康的Tagrisso经FDA加速批准通道获准上市,这是治疗晚期非小细胞肺癌的第三代TKI类靶向药物,用于治疗表皮生长因子受体(EGFR)T790M突变或对其它EGFR抑制剂耐药的晚期非小细胞肺癌。它的问世给更多的肺癌患者带来生存受益。Tagrisso还被授予突破疗法、优先审查资格和孤儿药的认定。

  先前,汤森路透曾预测Tagrisso在2019年潜在销售额为7.61亿美元。也有专家预测,该品若能最终获批作为EGFR突变非小细胞肺癌的一线用药,其销售峰值有望达30亿美元。

5
Darzalex(daratumumab)

  11月16日,由强生旗下杨森制药开发的突破性药物Darzalex被FDA批准用于治疗多发性骨髓瘤。FDA做出这一决定的时间比PDUFA规定的最后期限早了数月之久。Darzalex是被批准治疗多发性骨髓瘤的第一个单克隆抗体。Darzalex被授予突破性药物资格、以及优先审评和孤儿药物认定。

  Darzalex的获批为患者提供额外的选择,但这种药物的治疗费用并不便宜。第一年治疗费用达13.5万美元左右。第二年则下降到7.6万美元。不过,强生表示将通过谈判为符合要求的患者提供折扣。这一药物也被市场寄予厚望。

6
Empliciti(elotuzumab)

  11月30日,由百时美施贵宝(BMS)与艾伯维(AbbVie)联合开发的突破性抗癌药Empliciti获得FDA批准,将与Revlimid/地塞米松联合用于已接受一种或多种治疗方案的复发/难治性多发性骨髓瘤患者的治疗。

  Empliciti是FDA批准治疗多发性骨髓瘤的首个也是目前唯一一个免疫刺激单抗药物。Empliciti已获得FDA突破性疗法认定、优先审批以及孤儿药资格。2015年FDA共批准了3款治疗多发性骨髓瘤的药物,另外两款分别是强生的Darzalex和武田的Ninlaro。

7
Kanuma (sebelipase alfa)

  12月8日,Alexion制药的本年度第二个新药Kanuma获得FDA批准,为首个治疗溶酶体酸脂酶症(LAL-D)药物。FDA授予Kanuma孤儿药资格,因其治疗的罕见病在美国患者少于20万人。Kanuma同时获得突破性治疗药物资格,因为它是第一个也是目前唯一可用于严重婴儿疾病LAL缺陷的药物。FDA还授予Kanuma优先审评权。

8
Alecensa(alectinib)

  12月11日,罗氏旗下基因泰克的Alecensa获FDA加速批准,用于既往接受Xalkori(克唑替尼)治疗后病情进展或不耐受的间变性淋巴瘤激酶阳性、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的治疗。FDA已授予Alecensa孤儿药地位、突破性药物资格、优先审查资格。

  目前,罗氏也正在开展一项头对头Ⅲ期研究,研究Alecensa和Xalkori分别一线治疗ALK阳性NSCLC的疗效和安全性。该研究如果获得成功,将威胁辉瑞抗癌药Xalkori在ALK阳性肺癌领域的霸主地位。  


还有两个新纪录

  2015年,有两个“创纪录”的不是新分子实体也不是新生物药的药物需要特别提出,它们是——百时美施贵宝的Opdivo,以及诺华山德士的Zarxio。

  百时美施贵宝的Opdivo,于2015年3月获批扩展新适应症,用于治疗化疗后依然进展的转移性鳞状非小细胞肺癌。它创造了FDA的最快审批记录,竟只有4个工作日。FDA做出这一决定的时间比其预定时间提前了三个多月。美国FDA透明而友好的监管态度,帮助加快了新药上市步伐,进而促进了美股生物医药的活跃。

  诺华旗下山德士的Zarxio(Neupogen,非格司亭),2015年3月获批,这是FDA首个批准的生物仿制药。Neupogen最早在1991年获得FDA批准用于治疗5种情况的中性粒细胞减少。受专利过期的影响,Neupogen的销售额在过去几年逐年下降,2014年全球销售额仅12亿美元。Zarxio获批在美国上市销售的预期空间也有所限制,主要因为生物仿制药和原研药在价格上的优势不太大,通常只有20%~30%,而且本次FDA没有批准其与原研药的可互换性。

 

来源:

上一条:2015版中国药典发布,附7大变化清单
下一条:没有了